hcwc

不定时自说自话
大致规律爱他就让他受 苏他就让他攻
日服ES奶次P狮心推
剧情好就是大爷
文图全废英语差
坐标美东+帝都

【龙族】生日快乐,路

找不到作者人了QAQ转一下

天宫惊蛰:

这篇简直太美……


蝉时雨:



食用说明:


1、日常向。


2、时间设定是第一部结束的暑假。


3、原著背景,但是情节没有跟着原著走。


4、其实是想写路诺的......结果手一抖就往泽非那里跑偏......其实不介意的话可以只看路明非。




如果有哪位太太愿意请给我喂个图~只要是龙族都行XD在下小透明一只,自己玩自己很久了,顺带求个西皮【真的不是征婚启事吗魂淡】


祝食用愉快~






路明非站在女孩的尸体前。他的视野几乎和圣母像等高,他俯瞰下去,在神的视野里女孩只不过是微小的蝼蚁。彩色玻璃窗过滤的光线流淌在女孩年轻的脸上,细碎的彩色玻璃诡秘像是豁然睁开的眼睛。拱顶之上神明浓墨勾画,冷眼看着失去女孩的王失声。


你以为你失去了那个女孩,可她从未属于你。


路明非伸出手掌。那已经不是人类的手掌了,厚厚的鳞片包裹在爬行类的前肢。他蹲下身,笨拙地把手掌覆盖在女孩光洁的额头上。他的瞳孔里闪烁着金色。


“不要死啊……”


他低低地说。这是神的言灵,可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像是孩童绝望的撒娇。女孩一动不动。他用鼻子拱拱她的侧脸。


教堂的晚钟响起,归巢的鸽子呼啦啦飞过路明非金色的瞳孔。小皮靴踩着钟声踏过来,敲响战鼓。王与王最后的战争。路鸣泽拖着长刀只身穿过染血的长凳,穿着不能再正式的纯黑色小礼服,背影孑然像是被钟声召回的亡灵。


明明是一个注定埋葬王的黄昏,他却像去参加一场盛大的筵席。


“你是来杀我。


“啊,毫无疑问,哥哥。”


“你杀掉了她。


“没错啊哥哥……你空有王的血统,可是却怀着羔羊的心。不毁掉你最后的栖身之所,你不会有杀死我的愤怒。来啊哥哥……我听见你的愤怒了,你的血流动得太快了。你一定在想这个小恶魔为什么不去死呢?在童话故事的结尾,永远都有一个杀死恶龙的王子,可是你已经救不了你的公主了。”


“你是我的弟弟。如果你是恶魔的话,我也流着同样暴虐无道的血。我不会是最后的王子,我是和你一起被杀死的恶龙啊。我甚至从未拥有过公主。”


男孩戏谑地笑,缓缓击掌,掌声响彻穹顶。


“真是感人……哥哥终于把我当成了同类啊。


路明非张开了巨大的骨翼,这是进攻的前兆。风从翼下呼啸而过,有如刮过最初的旷野。路鸣泽屏息的一瞬,就被封锁在骨翼的牢笼之中。他的瞳孔骤然紧缩。


要死了吗……死在这个人类的手里吗!


温热的血滴在他的脸颊上。天羽羽斩撞进路明非的心脏。


“谢谢啦……小恶魔。“路明非抬起鳞爪,轻轻按在他的头顶,像是真正的哥哥一样。”没有你的话我只是卡塞尔学院里蹲在角落长青苔的废柴。要好好活下去啊……打破童话的结局,别被王子那么容易地杀掉……在地狱里看见你我会很不开心的。“


路鸣泽咬住嘴唇,额发遮住了眼睛。他的脊背一直在颤抖。


“别哭啊,我死了你就拿到了权和力……应该笑一个对不对?我这种废柴果然不适合做王啊,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给我王的血统呢……为什么……我想好好活着却不能够啊……“


路明非无力地垂下头,他把头架在弟弟抖动的肩膀上。


“真的……非常非常谢谢……我是有一点点怕死……可是比起死我更害怕一个人。喜欢我的人不多……可是我知道你是其中一个。谢谢你和我走到最后。“


他停止了呼吸。


路鸣泽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,闷闷地抱怨。


“哥哥,你忘记我不是像你一样懦弱的人类啊。我的世界里只有我能杀死的人和能杀死我的人。喜欢是什么?在我的语言里没有这个词的容身之处。龙只懂得权和力,王座和祭品。“


他抬起脸,唇角扭曲出一个笑容。


“不过我最讨厌哥哥了。“


他张开嘴,犬牙狠狠扎进路明非的脖颈,狠命撕咬像是一匹挣扎着要活下来的孤狼。


“这是为我加冕所举办的筵席啊,哥哥只不过是个必要的祭品,乖乖被吃掉就好了,为什么要说那么多废话?害得我都没有进食的心情。“


黑暗潮水一样逐渐漫过教堂。路鸣泽望着高不可及的拱顶,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有这么一个夜晚,他和路明非坐在教堂的穹顶上看星空,水银一样的月亮倒映在哥哥的眼睛里。那个瞬间他突然想……虽然有点不想承认……这个懦弱的哥哥眼睛真是好看得要命。


那个时候王还只是个年纪还小的孩子,看星星看到夜深也会在哥哥的肩膀上沉沉睡去。他还不懂得权和力的命题,他还有大把的时间黏在哥哥身上,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来得及被命运推上战场,刀剑相向。


他死了。世界上唯一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里的人死了。世界不喜欢恶龙,他们一直站在这个世界的玻璃屏障外面。他们有着同样的孤独,除了彼此不被任何人理解,就像只有两个人使用的密电码。只要他站在自己背后,就算整个世界都是敌人也无所谓。


一滴水落在路鸣泽的手指上。


“奇怪……为什么突然下雨了?“


路鸣泽抬手摸上自己带血的嘴角,触碰到了笑容的幅度。可是为什么呢?眼睛里在下雨,一直停不下来。


 


路明非从梦境里醒来,觉得胸口沉重……不,不是因为梦的原因,是因为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胸上。


他缓缓睁开眼睛。眼睛还没有来得及醒来,视野动荡模糊。他看见有个人影盘膝坐在他身上。这一回路明非吓得每一个细胞都醒了。


“早上好啊哥哥~”


路鸣泽低头玩弄着手指,漫不经心地说。


记忆突然回溯到那个奇怪的梦境,路明非反应过激,唰一下从床上弹起来,干脆利落地把他踹下床,双手抱胸。


“喂喂喂你不要过来啊,你再过来我咬你了……你你你站住!再过来我就喊人啦!“


路鸣泽站起来,小皮靴往前一步清亮地敲在地板上。


“人!人!“


“……“


路鸣泽扶了扶额头。


“你还真是反应过激啊。我只是来说一声生日快乐的,在谁都忘记了的这一天。“


路明非翻了翻眼睛,突然想起来真的是这么一回事。最近校方在落基山脉发现了龙的遗迹。搬运文明遗物需要大量人手,昂热校长风骚地挥了挥手说,就让学生会暑假全体留校帮忙好了,学生会的小孩不是很吊很中二吗?老子看他们早不爽了,来来来给叔叔做白工,暑假你们就不要想了。


结果路明非果断躺枪。整天累成狗,生日的事也就忘了。其实忘了也就忘了,不是很好吗?别人永远都忘记的事,只有你一个人念念不忘。这种感觉真差劲啊。


他把手往路鸣泽鼻子下面一摊。


“礼物呢?如果是肥皂的话我要草木之心抹茶古皂!没错就是大幂幂微博上打广告神烦的那只!”


小恶魔眨巴眨巴眼睛,点了点自己的额头。


“肥皂没有……可是弟弟有一只可以送给你。”


路明非一口气呛在喉咙里没缓过来。弟弟把自己当成礼物……少女漫的脑洞迅速在他大脑里发酵……天蓝色丝绸包裹着巨大的木箱……粉红色blingbling的缎带……打开来里面趴着一只软软的弟弟……捏着短裙的裙摆……头顶的猫耳乖顺地耷拉下来……等等!好像脑补了非常不得了的场面!


“你怎么了痴汉?”


路明非捂着鼻子,血淅淅沥沥滴在被子上。“请……请给我……一个A型的血包……”


用纸巾堵住鼻子,路明非跳下床给自己冲了一杯麦片,打开电脑查自己的邮件。


“阁下这次前来有何贵干?”


“说了是和哥哥一起过生日。还会有别的事情吗?”


“别这么说啊我和你不熟……再说你自带柯南那种祸津神属性,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,实在让我放心不下。”


“哥哥这么说我可真是伤心呐。死亡是神罚,我只不过在其来临之前说出了精确的预言,就要归咎于我吗?我不过是另一个卡桑德拉而已。不过哥哥每次都能够逃过浩劫的大洪水呐……不是因为你是神赦免的罪人,而是因为你是要活下来第二次创世的神明。


”你和我当然不熟,我对你来说是什么?全知全能的便利恶魔,一个电话随叫随到,只要支付四分之一的生命,就连王我都可以为你杀哦。不过哥哥大概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想起我吧?只要还有人施舍给你一点点希望,你绝对不会把灵魂出卖给恶魔。除此之外你一无所知。我是谁?我有什么样的过去和未来?你统统不关心。你这么拔屌无情我很难过的!“


呃……等等为什么会提到拔屌无情这种事?


”可是我知道你的每一个瞬间啊。“路鸣泽哑声说。”7月1号你一个人点了一杯可乐,在麦当劳坐了一个下午。那天晚上你刷了夜,因为你和诺诺发了短信说晚安,可是她没有回,你难过得打了一晚上的怪。7月2号你和芬格尔去了唐人街一家味道很赞的中餐馆,吃了担担面和水煮鱼片。你抱怨芬格尔是个吃货,他干掉了三盆水煮鱼片还让你买了单。如果是诺诺的话就算扫光后厨也无所谓吧。7月3号诺诺约你去看康康舞,因为凯撒去了洛基那边不能陪她。她看了一个晚上舞女白花花的大腿,你看了一个晚上的她。该说你什么好呢,坐怀不乱还是小处男?7月4号……”


“别说了。“


路明非拿着勺子的手悬在半空好久。


“你怎么会知道……你一直……在看着我?”
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
小恶魔把手伸进口袋里,慢慢摸了一会儿,拿出了一只黑莓laguna,把屏幕伸到他的眼睛前面。


“我只是每天都会刷一遍你的社交账户。Twitter, Facebook, Line, Tumblr, 一个不漏。仅此而已。你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,但是说出口都变成了一口好槽。因为你说的是此时此刻的心情还是白烂话,对别人来说有区别吗。你把他们都挂在你的社交网络上,虽然只有营销号关注了你。那里是你的树洞,所有说不出口的心情都在那里默默腐烂。”


路鸣泽踮起脚,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话。温热的气息擦过他的耳廓,路明非却觉得那冰冷得像蛇的嘶语。


“社交网络就是你全部的人生……一眼看到尽头。”


路明非低着头不说话,麦片一点点冷下去,失去了白色的蒸汽。


“呐……今天是我的生日啊,不能让我高兴的话你也别让我难过好吗?”


“啊……对不起。”路鸣泽随意地说,声音里没有一点诚意。


路明非闷闷地又去翻邮箱。邮箱里有200多封的垃圾邮件没有清理。在浩大的垃圾海里,他翻出两封邮件。一封是卡塞尔学院的……虽然主题显示的是“祝你生日快乐,亲爱的Ricardo M.Lu”,但是全部都在讲自己挂了六门濒临退学的事情……人干事!今天又不是情人节我为什么感到了深深的恶意妈蛋!多大仇!杀父之仇夺食之恨不过如此!


路明非默默打开了另一封邮件。很明显是楚子航的手笔。通篇只有四个字,“生日快乐”。话说见字如见人,面瘫师兄的帅脸立刻浮现在眼前,虽然不善言辞但每一个字都情深意长……长你妹啊长!


路明非感受到世界莫大的敌意,郁闷得想蹲墙角不做人长蘑菇。这个时候突然进来一封邮件。


是诺诺。


路明非手一抖。一针鸡血狠狠扎在他的心脏里。


我我我我……何德何能收到女神的来信……我我我……真是三生有幸!


“看准了,群发的。”


小恶魔在背后幽幽地开口。


路明非定睛一看后面跟着几百个邮箱地址,一腔热血都冷了下来。世界上还有更悲伤的事吗,除了打飞机打到一半婶婶突然推门而入说:明非!家里没有酱油了!


他戳开邮件。


“第一批遗物到了,量非常大。整个学生会都被喊过去帮忙搬运。”


“生日还被喊过去工作的感觉如何?哥哥。“


男孩揶揄地说。


出乎意料地,少年爽朗地笑起来。


”很不错啊,至少我没有被忘记。“


”哦?哥哥你还真是阳光啊。另外还有一件事,不觉得你该清一下你的邮箱吗?里面全是垃圾。“


”我是故意的。“


”哈?“


“只要有人发邮件过来,无论是什么内容我都很高兴。总觉得自己还没有被世界驱逐出去。”


废柴难得认真地说。早晨的阳光笼罩着他的侧脸,路鸣泽突然觉得他看上去有一点点……寂寞。


 


路明非一个召唤就摇着尾巴奔赴现场。上百人抱着巨大的木箱往返在研究室保管库和楼下的卡车之间,从楼上俯瞰而下,简直是忙碌着给女王搬运食物的工蚁群。因为路明非小身板一看就不算膂力过人的类型,于是被指挥处的兰斯洛特很嫌弃地赶去拆封清理文物。


路明非坐在地板上擦拭一只青铜的盘状物,盘上饰有繁复到难以辨识的纹路。路鸣泽蹦跳着穿过龙化生物森然的骨架,像小孩子在嘉年华里看见了有趣的布偶,东嗅嗅西摸摸。


“喂!那个谁你小心一点啊,要是打坏了什么,把哥哥我卖到妓寮也赔不起。”


“哪个妓寮会要哥哥这种赔钱货……诶?“


小恶魔蹿过来,把脑袋探到路明非面前。


“原来如此……你们居然捅掉了那个人的老巢。“


“嗯?“


“这是耶梦加得的东西。“


路明非手一抖差点就要把自己卖到妓寮里了。他堪堪稳住怀里的盘子。


“就……就这个刻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?“


路鸣泽撇撇嘴,把盘子从他怀里抽走。


“你以为刻的是什么?“


“嗯…..妖精打架?“


路鸣泽手一抖差点把他哥哥卖到妓寮里去,幸好路明非一把接住盘子。


“是西比尔预言书。记载了白王的叛乱。”


“所以说是黑王和白王打架?”


“……可以这么说。”


路明非拍拍他的脸,装出一副日军穷凶极恶的嘴脸:“你的快招!大地与山之王你的认识?不说,就咔嚓咔擦!“


路鸣泽罕见地没有多话,只是怔怔地看着手心。


”我的哥哥带我去耶梦加得家里吃过饭。那个时候我还小,看见了这个烟灰缸,特别特别喜欢上面的纹路,虽然看不懂是什么意思,就是觉得说不清的好看。哥哥说以我们这种至高无匹的身份,还开口要走主人家的烟灰缸,会被笑死的。从筵席开始到结束,他都没有和耶梦加得提烟灰缸的事。回去的时候我一直想着这个烟灰缸,哭了一路。“


”你小时候居然有这种黑历史啊哈哈哈哈真的好蠢啊!这居然是个烟灰缸龙王也好一口烟?等等……哥哥?我好像没有干过这种事啊。“


”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。那个时候你连颗受精卵都不是。你妈妈连颗受精卵都不是。甚至你曾曾曾曾祖父连颗受精卵都不是。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哥哥。”


他会在被我哭得烦死了的时候叹口气,说真拿你没办法啊……可是我真的不能开这个口,要不然尼德霍格这个名字会被当成笑话的。然后我哭得更凶了。他从衣服里慢慢拿出那只烟灰缸,递给我。


你一哭我就头大得要命……那个烟灰缸丑死了,刻的是什么玩意儿……妖精打架么?等等你这么小应该不懂妖精打架什么意思吧…..


但是看呐,我帮你偷出来了。


那是西比尔的预言书。可是你还不明了上面雕刻下的既定的未来。总有一天你的弟弟要长大,不再是那个为一只好看的烟灰缸哭上半天的小鬼。总有一天他要举起叛乱的幡旗。


他的背后响起来粘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,路明非接起手机,“是是”地回答着,随后挂了电话。


”啊啊烦死了……古德里安说让我去他那里补习,再来忙这边的事。难得这么正经啊……那我先走了?“


“啊。”


路鸣泽一个人坐在阳光里,身后人群来往。


他低下头,从窗口看见那个人跑过蜂拥而至的人群和累积如山的遗物,消失在林荫道尽头。


“哥哥。”


他蠕动着嘴唇,轻轻地说。


 


路明非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都浸泡在古德里安的话唠属性里。从办公室出来天色欲晚。路明非想了想,还是要回研究室保管库。搬运清理收编的工作量非常大,有时候会忙到凌晨。他想起今天还没有看到诺诺。


楼下陈列着巨大的木箱,陈列无序。路明非穿过它们,像是恶龙巡视自己被遗忘的迷宫和宝藏。晚风呜呜地吹过缝隙,弃族孤独的悲鸣。


他踏上楼梯。


保管库安静得过分。他推开门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。小恶魔背对着他,好像他离开后就没移动过位置。


“来晚了,哥哥。红头发的小魔女刚刚来过。她喊所有人出去聚餐,就像安妮· 伯尼呼喊海盗分摊宝藏一样一呼百应。她真的漂亮极了。她的眼睛里有光啊。她带着人去了Go 4 Food,你带她去那里吃过味道很正的京酱肉丝。可是她没有想起你。”


“被忘记久了就习惯了呗……我没你以为的那么玻璃心嘛。”


“可是今天是你的生日啊。这会儿是六点,还有六个小时就结束了,你还没有吃到寿面。”


“寿面不寿面的无所谓,关键是我这会儿已经饿得要躺尸了啊喂!我要出去觅食了再见!“


路鸣泽伸出一直藏在身后的双手,捧出一碗日清豚骨口味的拉面。


“生日快乐,哥哥。“


“啊啊啊你真是美丽的小天使!你怎么就知道哥哥饿了呢?真是了不起的服务!而且你藏得好严实,进门我都没闻见味儿。“


路明非伸出爪子去抢那桶面,被路鸣泽一巴掌拍下来。


他直直地看着路明非。


“今天也是我的生日,哥哥。“


路明非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路鸣泽的眼睛清清亮亮地看着他,说不出是难过还是高兴。


路鸣泽递过一只塑料餐叉。两个人头凑在一个桶上呼啦呼啦地吃着拉面,就像一对平常而友爱的兄弟。路鸣泽拱拱路明非的脑袋。


“慢点吃,让我拍张照片发推,祝你生快。“


路明非下意识地拿手挡脸。闪光灯猝然一亮。


“喂喂别这么夸张。再说你推特有人看吗。“


“有啊。只要哥哥想要,我可以让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看见。“


“我去你业务这么精进?为兄甚是欣慰啊。不过再不吃面就要烂了啊。“


路鸣泽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容,低头继续吃起面。


 


诺诺在饭桌上忙里偷闲刷了一下推。


从来就没有停过喧嚣的推特只跳出来一条消息。诺诺愣了一下。这是她从来没有关注过的用户,名字是齐格弗里德。


但是图片里面的人在吃一碗廉价的方便面。虽然那个人半挡住住了自己的脸,但她认出了是路明非。


图片下面只有一行文字。


“生日快乐,李嘉图·M·路。”


她豁然站起身,碰倒酒杯。红色的酒液渗透进惨白桌布。


“怎么了大嫂?”


“突然有点事要做……抱歉啦,不能陪各位啦,放心已经买单啦了”


她径直走进了黄昏里。


 


路明非和路鸣泽很快吃完了一桶面。两个人坐在地面上,黑暗像羊水一样包裹着他们。林立的骨架从高处俯视着他们,但是并不让人感到毛骨悚然,反而……有一点点温情。庞杂的文明遗物收拾得差不多,像是房间里陈列着恰到好处的摆件。


路明非恍然觉得也许很多很多年之前,自己和小恶魔就住在这样的洞穴里。当那些生物还没枯朽成骨架的时候,会是环绕在他们膝下的宠物。他们守着那些现在已经成为古文明遗物的物件,和传说中的恶龙一样,这是他们的宝藏。洞穴里很冷很冷,他们分吃一口热的食物就觉得是无上的幸福。


路明非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疯了。


毫无疑问路明非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弟弟,甚至有点怕他。有个一出现就会死人的弟弟真的不是一件好事。而且和他的交易简直毛骨悚然,他正在把自己身体里的怪物一点点钓出来。总有一天自己要被那个怪物吃得连骨头渣子也不剩。


可是站在路鸣泽的立场上想一想也很伤心。他帮着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,鞍前马后。他支付给自己神的力量,告诉他危险的未来,甚至出谋划策帮他追求喜欢的女孩,就像最称职的弟弟一样。他是唯一记得帮你庆祝生日的人。可是谁也不记得他的生日。一个人帮你做了这么多事情,可是你看见他就又怕又烦。想想就很难过啊。路明非知道那种感觉。


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的。


他偏过脸去看路鸣泽。小恶魔显然没有被同情的自觉。他坐在黑暗里,眼睛闪闪发亮。


“十。”


他突然开口。


“十?十是什么?”


”倒计时。九。“


”什么的倒计时?“


”生日礼物。八。“


”生日礼物?在哪里?“


”等一等。看着外面。七。“


路明非乖乖闭了嘴。


六。


归巢的鸽子扑簌簌掠过铅灰的天空。世界一如既往。


五。


车辆在路面上慢慢爬行像是笨拙的甲壳虫。世界一如既往。


四。


从高空俯瞰下去,人类真的渺小得无以言说,宛如蚁类。世界一如既往。


三。


黑暗里尘埃不声不响地降落在路明非的肩膀。世界一如既往。


二。


路鸣泽站起身。他拍拍手掌,沉声说。


“来吧。”


一。


眨眼的一个瞬间。街灯无声听从了他的指令,齐刷刷亮起,仿佛无数眼睛豁然睁开。路鸣泽侧过脸。


“哥哥,整个城市的灯火都是你的生日蜡烛。很棒的服务没错吧?生日快乐。”


路明非突然失去了语言。


小恶魔笑盈盈地挥了挥手。


“最后的礼物来了。哥哥,我要走了,希望你喜欢。”


路明非听见了门打开的声音。他转过身,看见红头发的少女倚在墙上,把一只正红色的唇膏旋进又旋出。


诺诺。小恶魔送给自己的最后礼物。他让自己看见希望,就像圣诞之夜神迹降临。


“对不起......我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。”


“没关系啦师姐,其实我自己也无所谓的。有吃的有游戏渣的话每天都是生日啊。”


“过来。”她对着路明非勾勾手指。


“哈?”


“叫你过来,小屁孩。”


路明非不喜欢诺诺这么叫他......听起来好像他什么都不知道......可是他心里埋的东西大概比谁都多。


路明非乖乖走过去,被一把扣住手腕,甚至都忘记了挣扎。


诺诺举着那只唇膏在他手腕上画了起来。她在画一只手表,侧脸认真的像个孩子。


“不要乱动啊......比例很容易坏的......可以啦。”


路明非收回手,发现手表上画着简化的四叶草。


“这......这是什么?”


“你是男孩子大概不懂?这是诺诺的logo,这只表只会画给我的死党。你是第一个被授勋的男孩子,很荣耀有没有?”


路明非苦笑了一下。


其实是被发好人卡啊喂!荣耀什么的.......


但是他还是垂下眼睛。


“能跟着师姐混就是小弟莫大的荣耀啦。”


 


“真的非常抱歉......没有准备像样的礼物,只能用这个代替。想要礼物的话要说出来,不然师姐不会知道的。”


诺诺俯下身安慰性地拥抱了他。


“其实我很讨厌被忘记生日啊,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。”


她哑声说。


路明非的眼前突然回溯过那天一起看过的烟火……真美啊……简直像是一场盛大的蜃景。他窝在这个期待了很久的拥抱里,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高兴。


 


路明非一个人回到寝室。小恶魔突然消失了,蒸发在空气里再也没有出现。他走进卧室,打开淋浴喷头。细小的水流滑过手腕,唇膏的色彩一点点晕染脱落。


路明非怔怔地看着那里好久,突然低下头,无声地扼紧了手腕。他蹲下来,水哗哗敲打在他的背上。


实在是太过廉价的礼物。她给你画了一只手表作为生日礼物,却为另一个男人的生日费尽心思。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这就是她能够给你的全部温柔。她的孤独只对你打开,甚至幽暗到凯撒都不知道。她讨厌被忘记生日,所以你陪她看了一场很棒的烟火。她是个吃货,你们踏平了唐人街每一家餐馆。凯撒永远不知道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在一起,平民的食物会有多美妙。你和她一起消磨过无数无所事事的黄昏和夜晚,两个人孤独总比一个人好,即使谁也不能从孤独里救你。


这个女孩还是有一小部分属于你啊,即使微小得像宇宙里的尘埃。


他站起身,关掉了水流。他从卫浴柜里翻出大卷的宽边胶带,一圈圈紧紧缠绕在手腕上,覆盖过淡薄到只剩下轮廓的口红痕迹,用力到手腕发白。


然后重新打开淋浴喷头。


全世界的雨落了下来。


 


少年站在顶楼,注视着那扇小小的窗口。橙黄色的灯光亮着,黑暗里宛如宇宙里倔强发光的恒星。


“你还真是兄弟情深。”


女人的轮廓从夜色里渐渐显现出来。酒德麻衣点亮一支香烟,语带讥诮。


“看见自己的哥哥这么怂,总忍不住想扶他一把。有时候看着他怀抱着那么渺茫的希望,可是认真得就像小孩相信着大人哄骗他所许下的诺言。突然会觉得谁让他失望,谁就罪该万死啊。


“他的命穷得要死,只要世界给他一点点无关紧要的温柔,他就能为这个世界搏命。可是如果哪一天他决意要争夺这个天下,整个世界都会倒伏在他的脚下,宛如风吹过苇草。哪怕是我也不得不跪拜在他的威压之下。他会富甲天下,要支付的只不过是依赖过活的一点点温柔。


“来吧……哥哥。这世间只有我是你的故乡,即使我们终将举刀相向。“


他在晚风里轻声说,眼睛里流淌过金色的温柔和残忍。




评论
热度(105)
  1. 君典sanshishanhe 转载了此文字
©hcwc | Powered by LOFTER